亲,请登录  志愿者注册 / 志愿团体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他山之石 > 白岩松:关于志愿服务的几个思考

白岩松:关于志愿服务的几个思考

日期:2015-12-14      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12497

  一、志愿与自愿。

  “志愿”这个词,其实在中国并不陌生,在大陆,我们习惯用“志愿者”这样的称呼,而在台湾、香港以及世界上其他华人地区,更多的是用“义工”、“志工”等词。我觉得后者更能体现自愿的意义。因为“志”和“义”天然地跟中国文化紧密相连,甚至比“志愿”这两个字更靠近中国文化的本源。“志”,是“义士”的“士”字底下加一颗心,“义”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努力追求的优秀品质,都强调发自内心,任何强加于人的都不是真正的志愿。

  大家作为省、市级团组织中从事志愿者工作的同志,也涉及一个思维如何转化的问题。你要发自内心地,为你有机会做这项工作的管理者、这项事业发展的推动者而感到格外的骄傲和自豪。别人即便不在这个位置上都争相做这件事,更何况你就坐在这个位置上呢?作为管理者、倡议者、种子、推动者、建设者,在发动引导别人的时候,也应该以自愿为原则,让有此心的人能近此道,而不强迫怀有他心的人非做这件事。这就是孔子也讲过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的觉悟有高低,认识有先后,都很正常,也许人家再过一段时间认识到位了,也愿意从事志愿服务了,可是你现在就非得把人家拉进来,这样不好,强扭的瓜不甜。

  二、志愿与自我

  提起志愿服务,我们总以为是一种单向给予的概念,志愿行为总是去帮助别人,其实不然。我觉得志愿行为首先是在帮助自己、提升自己,是你自己的需求。人不是简单的动物,吃饱喝足了就行,而是要有不同层次的需求和提升。当你拥有自愿之心后,你愿意把志愿活动当成你的一个目标,为别人服务你会感到愉悦。就像有一次我做志愿服务活动时,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辛辛苦苦做这件事,耽误你大量的时间?我坦诚地告诉他,这是我内心的需求,人到中年最奢侈的东西是平静,当我用大量时间做这方面工作的时候,我内心更容易平静,做完志愿服务之后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在家里听听音乐、喝喝茶,我觉得我没白搭。志愿者首先是为自己,而这种自己却是一种提升,是人的更高层面需求的一种提升。

  北京有一位老大姐现在快七十岁了,叫孙洵。志愿者行动在中国有20年,但她已然穿越了这20年,她干好事已有四五十年了。她走不出屋子,患了重症肌无力,医生宣判她二十几岁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她却一直活到现在。几十年来她通过做节目帮助别人,所有有这方面困扰的人经常来到她房间里聚会。因为她天天想着帮助别人,不仅自己疼痛在减弱,而且现在活到了快七十岁,创造了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

  我还采访过一个编剧,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电视人,由于出了车祸,被人家给撞得坐在轮椅上生活。他说的一句话令人难忘。他说我也曾经埋怨别人,怨恨肇事者,但是突然有一天我豁然开朗,当我在抱怨的时候世界越变越小,只剩下了我自己,终于有一天当我原谅了肇事者,我发现我可以原谅更多的人,可以包容更多的人,心胸逐渐打开,我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我2005年做《岩松看台湾》的时候,发现台湾的人间佛教搞得非常好,他们虽然叫佛教,却没有任何香火气,不是到那儿就跪下磕头,而是大量地以志工的方式存在于这个社会当中。慈济的证严上人跟我说过一句话,她说我要求慈济的所有志工们一定要对被帮助的人说谢谢。这就是志愿与自我之间的关系。你也是得到者,甚至你是更大的得到者,你应该有一种感恩,你意识到我很幸运,我还可以去帮助别人,我得到一种愉悦,我去的时候可能心情很不舒畅,但在帮助完别人的时候我心胸打开了,这是一个自我拯救的过程,我怎么可能不对被帮助的人说声谢谢呢?我要感恩,他居然还允许我帮助他,他提供了我能帮助他的可能。这种反响恰恰也是一种境界。

  志愿服务首先是对自我的一种提升,也是让自我得到拯救的一种方式。我见过很多人,当他沉迷在自我的领域里走不出去的时候,抑郁悲观,但是当他把心打开,开始帮助别人、走向社会的时候,最后他自己得以拯救。请问谁是志愿服务的最大获益者?其实最大的获益者是自我,通过帮助天下而让自己走进天下。

  三、志愿与组织

  佛山的养老院抱怨,平常的时候八天不来一拨儿志愿者,敬老的那天,一天来八拨儿,老人们一天洗脚洗六回。这提醒我们怎样通过组织把志愿服务做得更好?首先,这家机构就要进行合理的登记,有效接纳,而且是有力有序地接纳,有需求地接纳,不要不好意思拒绝,否则就会变成坏事。其次,如果是组织对组织,不是组织对志愿者个体,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在组织的过程中,也涉及在规范的同时如何不抹杀个性。比如北京奥运会志愿服务工作,我觉得95%是成功的,但也还有5%的缺憾。我们奥运会志愿者的培训为什么非要搞得千人一面呢?比如说,笑的时候要求每个人都露出八颗牙。其实志愿行为一定要研究人性,过于完美和规范就会让人产生距离感。假如每个志愿者都露出八颗牙,来宾在离门还有十米的时候就主动开门,姿势是一模一样的,请问你是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还是那一瞬间你被提醒因为你是客人?我们培训的目的是要让培训化于无形之中,先有规范而后消失于无形之中,这才是最高境界。

  四、志愿与身边

  很长时间以来,我在研究中国志愿服务的时候发现,大的活动志愿者云集,一呼百应,小的活动志愿者却寥寥无几;在远方的志愿服务我们立即出发,在身边的志愿服务却常被人忽略不计。我觉得这很不正常,其实最应该倒过来。一开始我们要以大的活动、大的运动会、大的项目为载体,像北京奥运会,像2010年世博会,全中国的孩子们都想报名,都要去当志愿者,然后把其当作一个重要的人生履历。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要有很多吸引力,甚至党政及有关部门推动。事实上,在咱们中国,也是由共青团作为党的青年群众组织先把志愿者工作推动起来,影响带动社会,这符合NGO组织基本规律,更符合中国国情。比如说中学里规定学生应该有多少个小时去做志愿服务等,让人走进了这个门槛,然后慢慢拥有志愿精神,这是个过程,这没有问题,但是不能长此以往。千万不要给大家产生一种错觉,觉得志愿活动就是大型活动的时候组织成千上万的人去做,这只是一个推手,一个过程,甚至只是一个开始,绝对不是我们的目的。如何去做好小的、具体的活动才更体现志愿精神。

  即便是远在非洲几千公里外的事,报名去的志愿者都很多,但是身边的事,开个玩笑,老人跌倒了都没人扶。身边志愿精神的欠缺,的确是当下中国志愿行为和志愿者活动必须要思考和面对的事情。志愿与身边,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志愿服务一定是要回到身边的。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度会有五六千万的留守儿童,去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第一次超过两个亿,这些方面的志愿需求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永无止境。

  五、志愿与需求

  我们在做的每星期六晚上的新闻周刊节目,本周专门拍摄的是一个公益组织做的志愿服务活动,就是为边远山区的孩子送可以在上学路上边走边听的书。过去我们很少考虑被帮助者的实际需求,给他们捐书,捐了很多的书,结果孩子们根本就没时间看;还有人捐了电脑,但因为没老师,没课本,没需求,没端口,到那儿之后人家拿布盖上再也没用过。我们自己捐了东西,还以为干了多伟大的事,其实不是这样的,志愿服务一定要考虑需求,而需求一定要建立在真的了解和调查的基础上,这是接下来中国的志愿服务活动必须要深挖、猛掘和转型的一个重要基础。

  上述的这个公益行为就是通过实地调查发现,真正没书读的地方,虽然把书捐了过去,也起不到预想的作用。孩子在来回上学的路上花3个多小时,回到家里就要干活儿、做作业,第二天还要接着上学,各种因素决定了当他到家之后是没有多少时间读书的,与此同时,他们路上大部分的时间倒是百无聊赖、可以利用的。当他们了解了这个现实情况之后,他们做的公益行为就是给孩子送装满了书的MP3,相当于给了孩子一个图书馆。这样,孩子们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就可以边走边听这些书,而且由于是专门捐给这些孩子的,所以输到这些MP3里的书都是准确地满足了孩子们的需求,孩子们就变得特别愿意听。我们也曾捐过很多书,但是你把成人自己都没看的书捐给孩子们,你认为他会看吗?在这件事情上反过来也启发我们,志愿行为如何建立需求系统。

  六、志愿与技能

  北京残奥会的时候,我和濮存昕、杨洋几个人一起做志愿者、宣传员,制播为残疾人服务的特别节目,那时就发现为残疾人提供志愿服务是需要一定的知识和技能的。比如说当你去帮助盲人朋友的时候,是你拽他的胳膊还是你把胳膊给他?推轮椅使哪儿的劲?推轮椅的时候遇到他的伙伴你该转向什么角度等。再比如说我们做救灾志愿者的时候,人工呼吸是必备的功课,但现在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做人工呼吸;要是没有汶川地震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被砸伤的人和在黑暗的环境里待久了的人出来的时候,要给眼睛蒙块布,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人拉出来等常识,而这些都是做志愿者必需掌握的技能。

  日常生活中我们大多数人常识匮乏,而在很多领域做志愿服务都涉及专业技能,这种技能不仅仅包括技术还包括心灵。我在广州亚运会的时候就常跟志愿者讲,帮助残疾人朋友一定要注意,过度的关爱是另一种歧视,平等才是做志愿者的最重要的心灵基础,。如果你的眼光中带着同情、怜悯、居高临下的抚慰,其实你是在推走被帮助者,甚至让被帮助者感受到另外的一种残酷。面对残障的朋友,一定要平等交流,该怎么聊天就怎么聊天,在他确实需要帮助的时候你能够及时地提供帮助,你会发现他很舒服,他很喜欢这样。不要平常说话是一个语气,而一见到他就马上转变成另外一个人,所有的残障朋友都相当敏感,他能感受得到。打个比方,假如你刚准备进一家商店,迎面过来6个服务员问寒问暖,你肯定撒腿就跑,过度的热情效果是不会好的。好的服务员都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来到你身边,不需要的时候迅速闪躲,给你自由的空间,同时永远是平等的交流。

  七、志愿与公民

  随着中国的开放和流动,我们走进了“公民社会”。我们是带着“熟人”的胎记,带着小农经济的DNA走进了期待中的公民社会,走到陌生人群当中,一下子觉得没有约束了,反正你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结果坏事全出来了。这是个转变的过程,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转变就是如何由小老百姓变成老百姓,直至变成“公民”。“公民”二字则意味着远方都与我有关,所有我不熟悉的人都与我有关,志愿行为更是标志着中国人正在大规模地对自己不相识的人展现慷慨和捐献慷慨,这就是公民的基础。所以不要小看我们志愿行为正在播下什么样的善意的种子,其实公民行为的蔚然成风正在悄悄地筑造中国公民社会的基础。

  八、志愿与信仰

  志愿行为正在以它自己的角度和领域悄然地打造着我们未来的信仰。中国的改革应该有一个信仰重塑的过程。信仰的核心是“敬畏”。“敬”,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要去追求它。“畏”,知道什么是最差的,是底线,不能突破它。随着改革开放,物质时代的快速到来,我们的欲望之河奔腾。“敬”、“畏”原本应该是河流两边的河堤,只要河堤在,而且足够高,这个欲望之河如何奔腾问题不大,但是现在“敬”、“畏”之堤不在,河水泛滥成灾。志愿行为就是一个建设“敬”、“畏”的过程,尤其是建设“敬”的过程。有人说,一个志愿行为就能把社会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吗?不!我们不能包打天下,还要有人去解决“畏”的问题,但是“敬”这个河堤,志愿行为确实在其建设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逐渐地抬高社会“敬”的标准,越来越多的人走进这样的“敬”,这不就是一个信仰重塑的过程吗?中国真正会让我们幸福的时候,一定是有一天社会在一个全新的流动环境里,又重建了敬畏的时候。(中国青年报 白岩松 有删节 )

  (白岩松 作者系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文章系作者在2014年共青团中央阳光行动暨关爱行动骨干人员培训班上的讲稿,有删节)

一键分享:
没有相关新闻